.
九陽探陰神功      
??淩威藏身樹叢,癡癡地望著河邊濯衣的少婦,圓圓的臉蛋,白裡透紅,比記憶中還要嬌豔動人,淡青色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畫出那那靈瓏浮凸的身段,胸前雙峰入雲,纖腰不堪一握,美豔如花,使他腹下漲的難受,忍不住把手探入破爛的褲襠裡,搓揉著那硬梆梆的肉棒。??  那少婦是他的師妹香蘭,當年兩人青梅竹馬,耳鬢廝磨,不知渡過多少美好的日子,直至金坤出現後,一切都變了,香蘭變了心,不再和他在一起,整天和那娘娘腔的小白臉廝混,後來還在師父無言的鼓厲下,不知羞恥的與那小子親熱,氣得淩威怒火如焚,恨不得一刀殺了那小子。??  有一天,淩威實在忍不住了,直斥香蘭水性揚花,糾纏之間,不知如何她勾破了衣衫,金坤卻大吵大嚷,那老鬼不問青紅皂白,立即把他逐出師門,還仗劍追殺,金坤香蘭更是推波助瀾,殺得他遍體鱗傷,在他們三人的圍攻下,淩威跌下懸崖,要不是半空中及時抓著一根樹幹,早已伏屍崖下了。??  也許是老天見憐,樹後竟然有一個山洞,裡邊除了藏著大量的金銀珠寶,還有一本叫做「九陽神經」的武林秘笈和一顆使他脫胎換骨的「回天丹」,使他重拾生趣,山洞的盡頭是四季如春,物產豐富的山谷,這三年來,淩威便是在谷裡苦練武功,立誓報仇。??  淩威可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高,只是秘笈記載的拳、掌、刀、劍、暗器等幾套武功,都是奇詭多端,變化莫測,秘笈說以招式而言,是天下第一,但是必需修習「九陽探陰神功」,才可以使威力盡情發揮,所向披靡,倘若能夠練成第九層神功,更可以天下無敵,打遍江湖無敵手,淩威也不指望天下無敵,唯一的願望便是練成武功後,報仇雪恨。??  那套「九陽採陰神功」卻更是奇特,藉著男女交合,攝取女子元陰,增進功力,女的內功愈高,男的得益便愈多,只是女的失去元陰,不獨功力盡失,而且頤害無窮。??  淩威天資極佳,雖然秘笈的武功繁難複雜,可是經過勤修苦練,已是如臂使指,運用自如,但是修習九陽功時,卻使他吃盡苦頭。原來他雖然還是童身,卻是天生異稟,慾念旺盛,十二歲便開始手淫,雞巴勃起時有七八寸長,服下了那回天丹後,更是大如驢物,而每次習練九陽功,他便慾火如焚,猶其是苦不堪言。??  初練功時,淩威是依賴憑空幻想,和秘笈描述的種種淫邪採補方法,藉著手淫宣洩慾火,可是練成入門功夫後,手淫已經不能消彌無盡的慾念,只要閉上眼,便看見美麗的師妹在金坤懷裡婉轉承歡,終於按捺不住,毅然出谷。??  在後山,淩威看見師父的墳墓,少了這個高手,報仇的信心也大增了。??  香蘭已經洗完了衣服,站了起來,嬌嫞地伸了一個懶腰,高聳的胸脯便好像要奪衣而出,這時金坤不知從哪裡走了過來,溫柔地摟著纖腰,柔聲問道:『累了麼?』??  『不,我不累。』香蘭回身抱著金坤說。??  『要是不累,我便去做飯,吃了飯便早點上床吧。』金坤不懷好意地輕吻著她的朱唇說。??  『你呀!整天都想著這回事,真不知羞。』香蘭嗔叫道。??  『這是夫婦之道,我也想早點有孩子嘛。』金坤笑道,原來他們已經結為夫婦了。??  『你今天起得早,不累麼?』香蘭含羞道。??  『早睡早起怎會累!』金坤涎著臉說。??  『好一對不要臉的姦夫淫婦!』淩威從樹叢裡長身而起罵道。??  小倆口子看見說話的是一個衣衫襤褸,鬚髲淩亂,深山野人似的漢子,驚怒交雜,最後還是香蘭認得他便是當年意圖不軌的大師兄淩威,知道來意不善,與夫雙戰惡漢,誰知淩威今非昔比,他們豈是敵手,不及三招,金坤便慘死在淩威掌下,她也失手被擒。??  『殺人兇手……嗚嗚……我不會放過你的……!』香蘭嚎啕大哭叫道,雙手雖然給淩威制住,還是沒命掙紮。??  『師妹,我至今還是喜歡妳的,難道妳不明白嗎?』淩威柔聲說。??  『殺了我吧……嗚嗚……你殺了我的坤哥……嗚嗚……我也不願做人了!』香蘭嘶叫著說:『你不是人……嗚嗚……滅絕人性的禽獸……放開我……放開我呀!』??  『我甚麼比不上那小子?』淩威強忍怒火,放開了香蘭說。??  『你甚麼也比不上他!』香蘭伏在金坤的屍體上放聲大哭道:『坤哥,你死得好慘呀……嗚嗚……我一定要給你報仇的。』??  『不要臉的賤人!』淩威氣得雙眼噴火罵道。??  『……我……我跟你拼了!』香蘭呆了一呆,檢起地上的長劍,瘋狂似的撲了過去,可是她哪裡是淩威的敵手,三招兩式,便給他擊落長劍,再次受制。??  『妳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麼?』淩威單手穿過香蘭的腋下,硬把粉臂鎖在身後,她身上傳來的幽香,使他心神皆醉,忍不住低頭在粉頸香肩嗅索著。??  『放手……嗚嗚……別碰我……你……你不是人!』香蘭顫聲叫道。??  『賤人!』淩威怒吼一聲,蒲扇似的手掌便覆在香蘭的胸脯上亂摸。??  『不……嗚嗚……救命……有人強姦呀……!』香蘭恐怖地尖叫著。??  『強姦?好,我便強姦妳這個臭賤人!』淩威獸性勃發地撕扯著香蘭的衣服說。??  『不……不要……嗚嗚……住手……救命……!』香蘭奮力掙紮著叫,可是哪裡能使淩威住手,衣服也給撕開了。??  淩威還是初次碰觸女人的身體,暖洋洋香噴噴的肌膚,使他狂性大發,咆吼一聲便把香蘭推倒地上,抽出鐵棒似的雞巴,朝著牝戶兇悍的插下。??  『不……哎喲……!』香蘭慘叫一聲,感覺一根燒紅的火棒直刺體內,痛的她冷汗直冒,悲鳴不已。??  淩威的雞巴實在太健碩了,雖然硬擠開了緊閉著的肉唇,只是進去了一小半,便不能再越雷池半步,但是在那緊湊的玉道擠壓下,已使他暢快莫名,更完全不理香蘭的死活,瘋狂地抽插起來。??  『你……呀……你這……嗚嗚……痛呀……沒人性……呀……不要來了……呀……禽獸……痛死我了!』香蘭雪雪呼痛的咒罵著,原來淩威每一次衝刺,都使勁的往裡邊刺進去,使她的下體痛得好像撕裂了。??  香蘭的哭叫愈是淒厲,淩威便愈覺興奮,積聚的怨恨,多年來,總是在夢中摧殘這個負心的女人才能夠得到發洩,這時夢境成真,更讓他生出異樣的快感。??  抽插了數十下後,淩威的動作更是純熟,雙手抄著香蘭的腿彎,扶著粉臀,把牝戶擱高,使她不能閃躲趨避,挺進時,手上同時使勁,便可以刺得更深,最使他興奮的,是緊湊的陰道也暢順得多了,不獨進退自如,雞巴也能夠朝著身體的深處邁進。??  終於去到盡頭了,淩威讓肉菇似的龜頭抵在那嬌柔的花芯上,品嚐著上邊傳來的顫抖,口中桀桀怪笑道:『小淫婦,是不是很過癮呀?我比那小白臉好得多了吧!』??  『……無恥……嗚嗚……我恨死你了!』香蘭泣叫道,她感覺子宮裡每一寸空隙,都讓淩威的雞巴填滿了,痛楚之外,更是漲的難受,在狂暴粗野的衝刺下,身體裡還生出無法形容的酥麻,使她渾身發軟,頭昏腦漲。??  『小淫婦,我會讓妳樂個痛快的!』淩威獰笑一聲,再次動起來,去到盡頭時,卻沒有止住攻勢,腰下繼續使勁,剩餘的雞巴盡根刺了進去,重重地撞擊著那荏弱敏感的花芯。??  『咬喲……!』香蘭失魂落魄的哀叫一聲,呼吸變的沈重急促,嬌軀也失控地顫抖著。??  淩威卻不讓她有喘息的機會,繼續急風暴雨地狂抽猛插,每一記抽插,雞巴都盡根而入,好像大鐵棰般擊刺著她的身體深處。??  也不知道是如何發生的,在淩威的撞擊下,香蘭忽然感覺身體好像給他洞穿了,子宮裡的酥麻,山洪暴發般從深處洶湧而出,急劇地擴散至四肢八骸,脆弱的神經更像寸寸斷裂,使她的身體痙攣,嬌吟不絕,她竟然在淩威的強暴下,洩了身子。??  就在這時,淩威感覺香蘭的陰道傳出陣陣美妙無比的抽搐,使他的雞巴暢快無比,接著還湧出熱騰騰的洪流,灼在龜頭上,神經末梢傳來難以言喻的酸軟,樂得他怪叫連聲,便在香蘭體裡爆發了。??  淩威伏在香蘭身上喘息著,初次在女人身上得到發洩的感覺,實在使他回味無窮,他雖然沒有經驗,但是從秘笈的描述,也知道香蘭得到高潮,那時陰道裡傳出的抽搐,最使他樂不可支,只是快樂太過短暫未能盡興,但壓抑多年的慾火最是難耐,自己初試雲雨,更沒有使出九陽神功,已有這樣的表現,也足以自豪了,想到九陽功能使雞巴收放自如,金槍不倒,以後不愁快活,心裡更是歡暢。??  再想下去,淩威忽然無名火起,倏地跳起來,走到金坤屍身旁邊,左腳勾起他的身體,右腳閃電踼出,屍體便飛墮懸崖,原來是他想起自己雖是童身,香蘭卻非完璧,妒火如焚,便拿金坤的屍首洩憤。??  『……你……你為甚麼這樣……嗚嗚嗚……坤哥……坤哥哥……你死得好慘呀!』香蘭搶救不及,眼見夫婿屍骨無存,悲從中來,呼天搶地的狂哭著。※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本站由:九陽探陰神功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