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肉體條件      
肉體條件肉體條件 二十四歲的江秋微,有著健美的身材,甜而又嬌的臉蛋兒,一開口說話,首先 就露出笑容來,見了自己心中喜歡的男人,她一說話就把胸脯向前挺,使得那一對 高聳的乳房,挺得更高,同時還對著男人搖晃了兩下,叫人一看,心裡就飄飄的想 和她親近。 江秋微除了這些美之外,還有一雙修長的玉腿,她經常穿著一件熱褲,把那雙 又白又嫩的大腿展露在外面。 可是話又說回來,如果這位男士長得不太英俊,你就是跪在她面前,她也懶得 看你一眼呢! 人就是生來就有一些賤毛病,江秋微也不例外。秋微在一家企業公司當一名事 務員,她是由報紙上分類廣告中,看到這家企業公司徵求女秘書,當時的江秋微是 來應徵女秘書的。 可是她考得一塌糊塗,本來沒有錄取的希望,但是最後的口試,是由公司的總 經理自己考試。 總經理一看到江秋微,當時認為這位小姐,是應徵之中最漂亮的一位,口才比 她的學識要好得多了,按考試的成績,她並沒有錄取的希望,而總經理覺得,這麼 大方而又漂亮的女郎,聘為事務員,擺在辦公室裡,即可作花瓶,又可以鼓舞公司 職員的工作效率。 經過總經理口試後,便向秋微道︰「江小姐,本公司的秘書只錄取兩位,如果 江小姐沒錄取,是不是可以在我們公司做辦事員,等有機會再重用江小姐?」 秋微對這位總經理看了一看,覺得此人年約五十來歲,外表長得也不太好看, 但對人說話倒很客氣。 秋微笑道︰「非常謝謝,說句實在話,我是為工作而工作,並不是為吃飯而找 工作。」 總經理笑笑道︰「這個我知道,一看就知道江小姐是一位很高尚的女性,並不 是為生活而來這兒應徵。」 秋微笑道︰「謝謝,我走了。」 秋微一走到門口,就看見一位高高的男人走了進來,她擡頭一看,這位男士年 紀不大,約有二十六七歲,穿了一套雪白的西服,長得很英俊,同時滿臉的笑容, 正好這位男士和她迎面走過來。 那位男士笑笑的向她點點頭,她不由怔住了。 總經理見這男士進來,便道︰「送生,董事長今天要出去嗎?」 那位年輕男士,也就是叫送生的,笑著道︰「我就是來和徐伯伯說一聲,我爸 爸今天要去開會,問問考試的情形?」 徐總經理準備把秋微留下來,而秋微有心拒絕,現在見到了這位英俊的送生, 她馬上改變了主意,又走過來向總經理笑了笑。 總經理是個老於世故的人,一見她又回來,便笑道︰「江小姐,先留下來做兩 天試試,如果不滿意,隨時可以離開。」 秋微道︰「我試試好了,反正來了一次,既然總經理這麼說,我也不便太堅持 。」 送生道︰「徐伯伯,這位小姐也是來應徵的呀?」 總經理道︰「我想請江小姐在公司做事務員。」 送生道︰「我們不是徵求秘書嗎?」 總經理道︰「不錯,事務人員也是需要的。」 秋微問道︰「總經理,如果我做事務員,是不是已錄取了?何時上班?」 總經理道︰「是的,你明天就來上班,我想請江小姐幫送生辦事好了,送生是 我們董事長的公子,在公司任總務主任。」 秋微聽了,便向送生點點頭,笑道︰「主任,我還沒請教貴姓呢?」 送生笑道︰「我姓陳,叫陳送生,明天江小姐來,可以直接到總務室好了!」 秋微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陳送生,因為她看到送生有一股吸引女人的力量, 風度又十分幽雅,高高的身材,結實的肌肉,笑瞇瞇的臉孔,一舉一動都給秋微留 下了美好的印象。 而陳送生呢?雖然人長得很英俊,而對於私生活方面,並不太隨便,不是眼光 高,而是他已經有了要好的女友,所以和秋微第一次見面,僅僅講了兩句普通的話 就回辦公室去了。 秋微抱著喜悅的心情離開這家公司,叫了一部車子,回到自己住處。 她倒在沙發上,閉上眼睛,正在回憶著剛才和陳送生所說的話,同時陳送生的 影子,老是在她腦海浮現。 男人見了漂亮的女人,總會出現一些幻想,現在秋微是女人,又是個特別喜歡 漂亮男人的女人,她也有許多幻想。 秋微也在回想著陳送生,和她住在一塊的一位女友,叫做沈菲菲的,這時突然 回來了。一走進客廳,菲菲就看到秋微在沙發上, 高了大腿,半瞇著眼睛,正在 奇想。 菲菲是個二十歲的少女,和秋微同是新潮派的女性,她們二人無話不談,連和 男友及床上的事,都會拿出來公開。 菲菲長得很嬌,嗲勁也十足,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人好像會說話一樣,曾 經迷倒不少男人。 菲菲一進門,就跑到秋微身邊坐下,笑道︰「秋微,今天應徵,錄取了沒有? 」 秋微道︰「哎呀!你怎麼搞的,嚇了我一跳!」 菲菲笑道︰「我怎麼沒看到你跳呢?」 秋微笑道︰「去你的,又瘋到那裡去了,回來這麼高興?」 菲菲道︰「別提了,出去轉了大半天,那幾個男孩子一個也沒看到,也不知他 們都跑到那裡去了。」 秋微笑道︰「我應微的那家公司,我看到一位年輕男人,是總務主任。」 菲菲笑道︰「搭上線了沒有?」 秋微笑道︰「那有這麼快,我的秘書工作也沒考上。」 菲菲道︰「說了半天,十成是吹了。」 秋微道︰「吹倒沒吹,公司的總經理,叫我當辦事員,你覺得如何?」 菲菲道︰「去給人家倒茶呀?你沒飯吃了是不是?」 秋微笑道︰「不是這個意思,總經理叫我到總務室工作,我想這麼一來,我可 以經常和主任接觸了!」 菲菲道︰「先說說那位主任,長得什麼樣子?看樣子能弄到手嗎?」 秋微笑道︰「才和人家說丁兩句話,我是有心,就不知道陳主任有沒有這個意 思,這要等我上班後才知道。」 菲菲道︰「說了半天,你錄取了沒有?」 秋微笑道︰「事務員錄取了,明天上班。」 菲菲道︰「我明白了,你為了那個陳主任,不惜當事務員?」 秋微笑道︰「這回你說對了。」 菲菲道︰「這男人有什麼魅力?把你迷成這樣?」 秋微笑道︰「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迷上他了。」 菲菲笑道︰「難怪呢!我進來的時候,你癡癡的在想,原來是想這些。」 秋微笑道︰「你說對了,好想和他親熱一下!」 菲菲聽丁,覺得秋微今天有點失常,平常想到男人,就隨便找一個男人解決一 下,從來也沒看到她像今天這樣的。 秋微問道︰「菲菲,你今天有沒有什麼名堂?」 菲菲道︰「真的沒有,那幾個男孩子,一個也沒遇到。」 秋微道︰「我也不知怎麼搞的,我回來之後,一點也提不起勁來。」 菲菲笑道︰「找男人放放水,大概就會好點。」 秋微笑道︰「我現在一點興趣也沒有,一心想著那個主任。」 菲菲道︰「要是你弄到了,也要分我一份才是。」 秋微笑道︰「我們兩人現在是在作夢,一點頭緒都沒有,怎麼能答應你,也有 你一份呢?這要等我上班後見機行事。」 菲菲道︰「我是先和你講好,免得你獨吞。」 這兩個女孩子,平必靜氣的過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江秋微起了個大早,刻意 的化了 ,穿了一件引人注目的紅洋裝,下面是一條短裙子,套上肉色絲襪,裡面 三角褲也沒穿。 菲菲坐在床上,對著秋微看,等到秋微把衣服穿好之後,菲菲走過去拉著她說 道︰「秋微,你把裙子拉起來我看看!」 秋微道︰「有什麼好看嘛?」 沈菲菲走過去,一伸手就把秋微的裙子前面拉了起來,對著她下面一看,忍不 住笑了起來。 秋微道︰「你笑什麼?」 菲菲用手指著她下面道︰「連三角褲都不穿,下面的毛都露出來了!」 秋微笑道︰「我就要這樣,才夠刺激。」 菲菲笑道︰「這樣到辦公室,一彎腰,後面的裙子往上一升,下面不穿三角褲 ,裡面的東西都給男人看到了。」 秋微笑了笑,把腰一擺,大腿一翹,笑道︰「只要我把這個妙洞夾緊一些,誰 也沒辦法。」 菲菲笑道︰「不是我說你,你這種女人,男人一逗,你的大腿就叉開了,恨不 得把肉棍一下子就吸進去。」 秋微笑道︰「你還不是一樣!還說我呢。你不要惹得我忍不住,我要去上班了 ,叫你看我這身打扮如何,你故意說得人家心癢癢的。」 菲菲笑道︰「不要癢了!小姐,快去上班吧!」 秋微對著菲菲扮了個鬼臉,然後把屁股對著菲菲噘了一下,並且搖了兩下,一 扭一擺的夾著皮包走了。 菲菲捂著嘴,笑了一笑,心裡暗想,秋微實在好浪啊!這一次那公司裡真的要 請了她,不弄得天翻地覆才怪! 江秋微到了這家公司後,就直接到總務主任室來了,她一進門,看到的都是男 士,沒有一個女人。 總務主任坐在靠窗口邊的一張大辦公桌前,桌上放了四部電話,秋微便直向這 辦公桌前來了。 秋微走路,是采模特兒的步法,一搖三擺的晃晃扭扭,挺高了胸脯,兩隻大奶 子直晃動。 辦公室中的男人們,看見這麼一個艷麗的女人,扭扭晃晃的擺動著大奶子,向 著主任面前走去,大家都停止了辦公,看得人人倒抽了一口長氣,同時大家都在交 頭接耳,也不知在說什麼。 秋微看到這種情形,心底一陣快感,暗暗得意。 秋微到了陳主任桌前,笑著道︰「陳主任,我來了!」 送生正在忙著計算一筆要付的款項,他正低頭在忙,沒有注意到秋微來了,擡 頭一看,聞到一股香味。 送生忙起身,笑笑道︰「江小姐早,來報到嗎?」 秋微含情脈脈的看了他一眼,道︰「昨天總經理不是交待過,要我向你報到嗎 ?」 送生笑道︰「是的,請坐,我來安排座位。」 秋微在送生辦公桌邊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把皮包放在腿上,一隻大腿翹到 另一條腿上,下面就露出臀部來了。 辦公室中的男士們,馬上集中了目光,向她那部位看去。 送生道︰「江小姐,你的辦公桌,就在我這桌子旁邊的一張桌子上辦公好了, 等會我叫人整理一下。」 秋微道︰「主任,要不要去見見總經理?」 送生道︰「該去一下,我帶你去好了。」 說著陳送生就帶了江秋微到了總經理辦公室中,總經理也沒說什麼,只是交代 送生照願她,先給她一些輕鬆的工作。 回到總務室,工友已把辦公桌整理出來了。 秋微往桌後 椅上坐下,便道︰「主任,我做什麼呀?」 送生道︰「先別忙,我把同事們都介紹認識一下。」 陳送生把江秋微帶到每一位同事的面前,向他們一一介紹,這些男士們,對秋 微都很歡迎。 經過了一個星期之後,秋微對公司裡的人大部份都熟悉了,尤其是總務室的幾 個男士們,更為熟悉。 在這幾個男士之中,其中有三四個都是年輕人,對秋微有一份特別好感,時時 向她討好。 而秋微對這幾個人,雖然在表面上應付他們,而她的目的卻是陳送生。 只要陳送生一到辦公室,其他的男同事都安穩了,坐在辦公桌前正正經經的辦 公了。 秋微只要看陳送生在辦公室,他們兩人的座位又很近,秋微就會找一些話和他 說。 總務室中的一位男職員,叫做方承德的,是一位二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對秋微 可以說已迷得不得了。 只要秋微一上班,方承德就特別的獻上無限殷情,秋微也不得罪他,嬌聲柔氣 的應付他。 方承德被她這麼一來,渾身骨頭都趐了。 陳送生這一天,為了工作太忙,實在做不完,想在晚上加班,而一個人也做不 完,想找個人幫忙。 送生就對秋微說道︰「江小姐,你今晚有事嗎?」 秋微被送生這麼一問,心裡就在想,這個主任,自從我來了從未問過我什麼, 難道晚上想請我呀? 秋微笑著道︰「沒事,我每天都很空,主任要請我呀?」 送生笑笑道︰「不是請你,因為今天有很多工作做不完,想請你晚上加加班, 幫我整理一下可以嗎?」 秋微道︰「當然可以,只要是主任的事,我都願意做。」 送生聽她這麼說,覺得自從秋微來到公司後,好像對他有很多特別的地方,今 天要她加班,她答應得這麼快。 送生心裡也有感覺,好像秋微往他身上送來一樣。 送生道︰「如果加班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秋微道︰「那很好嘛!主任,我看這樣好了,乾脆下班之後,我請你吃飯,也 不用回去了。」 送生道︰「加一次班的加班費,還不夠吃一餐呢!」 秋微道︰「不要緊,我一直就想請你,卻沒有機會,今天很難得嘛!」 送生笑道︰「那有小姐請男士的?」 秋微笑道︰「有啊!今天就有。」 陳送生知道她的用意,口中雖沒說什麼,聽她的話中卻另有含意。送生雖有女 友,但一星期才見一次面,交往很平淡。 自從秋微來了後,天天見面,又看到秋微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對他擠眉弄眼 ,而她對別的男人卻沒有這樣。 此時,秋微也在想︰來了這麼久,從來也沒有機會和送生單獨在一起,今天一 定要弄到手才行。 下班以後,公司的人都回家了,秋微刻意的到化 室去修飾了一下,像她這種 女人,皮包中隨時都會有化 用具的。 陳送生雖是董事長的兒子,但對工作方面,倒是很認真的,並不因為老子是董 事長而發少爺脾氣。 加班是為了帳目一時沒看完,秋微一開始也十分認真,送生和她核對了一些帳 目,費了兩三個小時,終於整理完了。 在工作中,陳送生很嚴肅,等到帳目弄清楚了,他的心情也輕鬆了,坐在辦公 桌前向秋微看看。 這時候已是晚上八點多了,辦公室中連工友都回去了,只剩下送生和秋微兩個 人,電燈也開得很亮。 在燈光下看女人,越看越美,這不是陳送生一個人如此,大部份的男人都是這 樣的。 事情一做完,送生就笑道︰「江小姐,你今天幫我很順利,事情做的也很快, 沒出差錯。」 秋微笑道︰「如果真的這樣,我就每天晚上和你一塊加班好了。」 送生笑道︰「這樣不大好吧!你的男友會不高興的。」 秋微笑道︰「我倒沒有男朋友,只怕你的女朋友等得發急呢!」 送生笑道︰「我也沒女朋友呀!」 秋微對著送生看看道︰「誰會相信,我聽說你已有女朋友了。」 送生道︰「那是以前,早就吹了!」 秋微笑道︰「我幫你介紹一個好嗎?」 送生道︰「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用介紹?要交自己找好了!」 秋微聽了,把嘴一噘,裝作生氣的道︰「你這人也真是的,人家是好心呀,看 你成天忙進忙出的,那有空找女朋友?所以才說幫你介紹。」 送生看得出來,秋微對他是有心的,平常上班時間,因為男同事多,他不好對 秋微笑嬉嬉的。 現在辦公室中又沒有人,送生見她處處都往上送,如果自己稍稍露一點,這女 人馬上就會送上來的。 送生雖然有了女友,但是兩人一星期才見一次面,男人沒有一個不喜歡女人的 ,送生也不例外。 送生見秋微對他有意思,這時便用話來挑逗她。 送生笑道︰「江小姐,你每天打扮的那麼漂亮,是給誰看啊?」 秋微笑道︰「你猜猜看?」 送生道︰「我們總務室中都是男人,一定是給男人看的。」 秋微笑道︰「你這不是說廢話嗎?不給男人看,要給誰看?」 送生道︰「我們公司中,你看上了誰?我可以幫忙你!」 秋微聽了,就走到送生的身邊,用手在他的手背上擰了一下,擰得送生全身都 趐起來。 這時的陳送生也控制不住了,伸手把秋微一拉,秋微也順勢往送生的懷中一倒 ,就趴在他的身上。 秋微臉上紅紅的,嬌聲道︰「啊!你吃人家的豆腐。」 陳送生見她倒在懷中,那兩個大奶子,對著身上亂揉,揉得陳送生的魂都要飛 起來了。 於是,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一把將秋微抱了起來,對若她的臉上吻了下去,秋 微也把臉送上去。 送生吻了一下道︰「江小姐,我好愛你呀!」 秋微也道︰「我也是一樣,只是沒辦法說出來!」 送生道︰「我知道,你每天都很關心我。」 秋微道︰「人家到公司來,也是因為你,所以才做這個辦事員嘛!」 送生聽了,心裡很高興,又把她摟起來,對著她的嘴吻起來。 這是秋微等了好久的事情,她等送生一吻到她的嘴,馬上就伸出舌尖,往他口 中送進去。 送生見她伸出了舌尖,一口就吸到嘴裡,一隻手,在她的衣服裡,向她奶子上 摸了過去。 秋微連動也沒動,讓他盡情的撫摸。 送生是個經驗豐富的男人,摸過了奶子,手就往下伸。 秋微心想,這會摸到那地方了。 送生的手,伸到裙子裡去,先對著她的小腹上摸了一把,接著就摸到了她的下 面,光光的,沒穿內褲。 送生笑道︰「你沒穿三角褲呀!」 秋微道︰「你這人好不知樂趣,這樣對你不是很方便嗎?」 送生點點頭,笑道︰「對!秋微,你實在是個妙人兒。」 秋微笑道︰「我以為你不解風情呢!」 在辦公室裡,送生只能坐著,把秋微抱著在她身上亂摸,這種男女之事,不光 只是男人動手,女人也要動手才行。 秋微道︰「送生,我也要摸摸你才行。」 送生知道她是要摸他的雞巴,但是在這個地方,送生擔心會突然給人看到了, 怪不好意思。 送生笑道︰「你是不是要摸那根東西?」 秋微道︰「你知道就好,為什麼褲子上的扣子扣得那麼緊?快解開來。」 送生道︰「秋微,這地方不行,我們找個地方去好嗎?」 秋微道︰「你好壞呀!把人家逗得癢癢的,又不給人家摸,要去那裡嘛?」 送生道︰「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你滿意。」 秋微道︰「人家給你摸了半天,你不給我摸,也該拿出來讓我看看呀!」 送生只好把褲子前面的扣子解開來,伸手把裡面的那根東西拿了出來,對著秋 微翹了幾下。 秋微一看送生把那東西拿出來了,一硬一硬的還往上翹,她用手握住,套動了 幾下,笑道︰「好長的一根啊!這麼硬,好怕人!」 送生等她套了幾下之後,連忙又把雞巴往褲子裡塞,塞了半天,也塞不進去, 秋微幫他硬塞進去。 送生道︰「輕點嘛,要弄斷了!」 秋微笑道︰「誰叫你這麼硬嘛?」 送生道︰「我一摸到你那地方,就忍不住了!」 秋微笑道︰「送生,你不是說要去什麼地方嗎?」 送生道︰「是呀!要等一下,我這東西好硬,怎麼能出去呢?還是你們小姐好 ,只有肉洞,也不硬,人家看不出來。」 秋微笑道︰「去你的,這東西雖然不硬,但癢得要命,只是冒水,褲子都會濕 透的,所以我不穿內褲。」 送生道︰「好妙啊!原來不穿褲子也有道理。」 秋微和送生,兩人坐了計程車,一同到了一家旅社,要了一個套房,兩人一關 上門就抱在一塊。 秋微笑道︰「這地方是我們的小天地了!」 送生道︰「現在你可以看了,我脫光了給你看吧!」 秋微笑道︰「你這人平時裝的那麼正經,見了女人就和別人沒兩樣。」 送生道︰「當然啦!我也是男人。」 說著話,送生脫得光光的倒在床上。 秋微一看,送生的雞巴硬得好狠,肚皮下面,那些雞巴毛長得又長又多,黑呼 呼的一大片。 她看了直吞口水,用手套動起來。 送生道︰「哎!別套,會射出來的。」 秋微笑道︰「你要是射出來,我會氣死。」 送生道︰「來插一下好嗎?」 秋微道︰「到這兒來,就是想弄這事情,不過你要聽我的。」 送生道︰「當然,你是小姐,當然聽你的!」 其實江秋微比送生衝動得還要利害,她一邊和送生說著,一邊就把衣服脫下來 就爬上床去。 陳送生這時想要起來,要秋微睡在下面,那知道秋微一上了床,就把送生按在 床上。 她把大腿一叉,騎在送生的肚子上,用手握著送生的硬雞巴,對著自己下面的 穴口上揉了兩下。 陳送生一看,江秋微騎到上面來了,他暗想︰這小姐有兩套,想到澆臘燭了, 這種玩法,送生倒還沒玩過。 他睡在下面,雞巴挺得高高的,秋微一對準了眼,就用力往下一坐,口中「哎 喲」一聲,整條雞巴插了進去。 送生感到雞巴一熱,套得緊緊的,味道不錯,正想向上頂兩下,可是秋微一坐 進了雞巴,人就住送生身上倒趴下來。 送生一看,她的兩個大奶子,正好對著他的臉上。 秋微把屁股往上擡高了,直直的猛坐了幾下,坐得穴水往外直流,同時她口中 叫道︰「哎!好痛啊!插得好深啊!」 送生笑道︰「痛不痛,你自己應孩知道,用那麼大的勁也是你自己。」 秋微道︰「因為我癢得太狠了,想用力頂幾下,止止癢嘛!」 送生心想︰這女人插穴,的確有兩套,跟她弄要拿出點功夫來才行。 這時,秋微又在上面猛晃了起來。 送生在下面也用雙手,抱緊她的屁股猛頂幾下。 秋微喘著說道︰「好哥哥,你吃吃我的奶頭吧!」 送生聽了,就伸手把秋微的奶頭一扶,放到嘴上,一口就吸了一個奶頭,他便 一下下吸吮起來。 秋微被他吮得全身趐趐的,叫道︰「好哥哥…吃的重點…這邊…一個…哎喲… 你用指頭捏嘛…這樣才過癮…」 送生按照她說的,一隻手捏弄著另外一隻奶頭,一邊又是吸吮,下面又是用力 往上頂。 一陣插弄,秋微在上面玩了十來分鐘,也沒力氣了。 秋微道︰「好人,我要下來了,我插不動啦!」 送生道︰「都還沒弄過癮,就要下來,倒味口呀!」 秋微道︰「我不玩上面了,我睡下面讓你來插。」 兩人在床上抱得緊緊的,就在床上一滾,兩人就翻了過來,秋微變成在下面送 生翻了上來。 這時送生的肚子上都是一些穴水,搞得到處都是。 秋微道︰「哎喲!那些水弄得滿身都是,快把雞巴拔出來,先擦擦嘛,這樣弄 起來怪不舒服的。」 送生笑道︰「你要玩上面嘛!水又那麼多,弄得我身上到處都是。」 秋微道︰「你不要說了嘛,先擦乾了再說!」 送生把雞巴往外一拔,秋微的穴裡又「滋」一聲,冒出了一堆穴水來。 秋微在床頭摸了一把衛生紙遞給送生,送生先擦乾了肚子上的穴水,然後拉著 秋微的大腿,幫她擦穴口。 擦乾淨之後,送生把秋微的雙腿一擡,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挺著硬硬的雞巴對 著她的穴眼中,用力一頂,整根雞巴插進去。 秋微把嘴一咧,就叫道︰「啊!插上了,好硬的雞巴!」 送生感到又插了進去,就在上面猛插起來。 秋微感到他在猛頂,雞巴一頂,頂得好深,龜頭頂到底了,把穴心弄得趐趐的 只發麻。 秋微浪叫道︰「啊…啊…穴心玩炸了…插死人啦…」 送生聽她一浪叫,力氣更大了,一邊頂,一邊又用手在她的屁股上,亂摸亂捏 的,秋微一陣陣的發抖。 陳送生見她快要吃不消了,就停下來在她身上趴著。 秋微喘了一陣之後,就道︰「送生,你好行啊!這是我遇見最好的男人了!」 陳送生一聽到她在誇讚他插穴很行,精神更大了。 男人就是這樣,只要女人一誇讚,賣命的事也敢做。 這時送生等她喘過氣之後,用用雙手把她的屁股抱著,然後又用力的一頂,又 把整根雞巴往外一抽,然後又猛頂到穴裡。 如此連續不斷的抽插。 秋微被插得又舒服,又是浪叫道︰「啊…啊…穴快…炸了…也快掉出來了…」 她一邊叫,一邊也伸出雙手,把陳送生的脖子抱著,屁股也只是直搖,穴也猛 夾雞巴。 兩人在同時,一口氣沒有憋住,就聽到穴裡「噗嗤嗤」的一陣響聲,同時秋微 穴心上一陣熱。 送生也感到龜頭一陣熱呼呼的,身子連搖了幾下,兩人在同時射出了精來。 秋微喘了口氣道︰「哦!我丟了,好累啊!」 送生也說道︰「我也射出來了。」 這一陣的抽插,他們都有想不到的快感,也有無比的舒暢! 陳送生和秋微,往床上又抱著睡了一會,等到下面的精水都冒得插不住雞巴, 這才分開。

本站由:肉體條件 www.dyxxoo.com 提供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
返回首页